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3的文章

終向

圖片
在美國波士頓馬拉松大賽中施放爆裂物的主嫌,車臣裔兄弟塔默蘭及佐哈‧查納耶夫,這兩天終於落網,初步了解他們都與車臣有很深的淵源,極可能受伊斯蘭極端教士的影響。  就像日前聽聞北韓對人民的教育方式,他們的孩子從小就被灌輸,要「敬愛領袖、仇恨美帝」,國營電視台則每天放送,全民對領導人歌功頌德的畫面,即使是已經投誠10年的脫北者,至今一看到北韓電視節目,還會情不自禁流眼淚。  再進一步想想:極權世界「刻版且專制」環境下生活的人,「無法」獲享獨立思考的權利;但在自由世界身處「多元又混沌」氛圍中的我們,看似擁有「更多的自主性」,卻也免不了趨附「潮流」而「不願」堅持心中 單純的信念 。 這樣的感覺,也讓我憶起「金氏世界紀錄,最年長的小學生」真人真事所改編的電影《人生80才開始》(The First Grader)。 故事大綱  曾為解放肯亞而戰的八十歲老兵馬魯格(Maruge),從收音機得知政府推廣「每一個人都能」免費接受教育的訊息,興沖沖地前往就學。又老又跛的他被校方嘲諷「回家等著安息」,還先後要求他須有課本、筆、小學生制服…...等才能就讀。 堅持不死心的他,賣了僅有的羊攢了錢購置文具制服後,一次又一次地跛行二小時到校,終於感動了女教師珍,決定為他爭取入學的機會,但家長們卻不願意自己的小孩與馬魯格一起接受教育,官方也認為教育資源不應「浪費」在年邁老人身上。 馬魯格只好改到「符合成人資格」的教育單位學習,但放眼望去周遭同學只混文憑且教學環境亦不佳,這讓一心向學的他又折返小學請求老師協助。看著身經百戰和人生閱歷的馬魯格,和純真的孩子相處甚歡,珍便以變通方式,邀請馬魯格擔任助教,結果不但再次受到阻撓,珍因而被處分放逐到偏遠學校。 為了挽留不可多得的好老師,馬魯格決定以一己之力挑戰政府制度,加上全國熱烈的討論而更引來國際媒體採訪,最後終於完成就學心願,以及在珍的協助下了解退役後所收到的信實為國家對他征戰的感謝狀。 終生學習,勇往直前  片中以當下和過往記憶交錯和轉折,對照出馬魯格過往的艱辛和對新生的渴望,誠如他所言:「我們必須從過去中學習,我們不能忘記,我們要勇往直前。」 不過更讓自己好奇的是單憑一封他看不懂的信,何以能激發他這樣的學習熱誠,甚至不惜變賣家產,於是找了 馬魯格本人的專訪 ,這才有了更深的了解,他表示: 希望成為

牽引

圖片
今天看到一則讓自己覺得「很舒服」的新聞──《送阿嬤急診…她狂奔23公里趕考》。 花蓮縣瑞穗國中一年級女生田曉琪,段考當天凌晨護送阿嬤到廿三公里外的玉里慈濟醫院急診,沒錢搭車返校且飢渴交加的她,邊跑邊喝雨水解渴,狂奔三小時「半程馬拉松」的路程,終於即時趕上並撐完考試。  乍聞標題,本以為是讓人心疼的弱勢孩子新聞,但看完內容後,心中有更多難以言喻的舒服感,像是「融合」著「清新的喜悅與感動」。 這個隔代教養的孩子,父母因生活得在桃園工作,只能讓她留在花蓮瑞穗,負責照顧曾祖母、祖父母和小六的妹妹,課業因此落後,頑皮行為也讓校方頭痛,但在導師張如慧心疼和「恨鐵不成鋼」的訓斥後,決心振作不再讓「愛她的人」和「她自己」失望。  有記者問她,也可以不用那麼辛苦,隔天再考即可,女孩略帶靦腆微笑地表示:不光是因為趕著考試,當時心中直覺想到只有阿公在家照料,因此自己也得趕回去才行。  自己很喜歡這個小女孩 以單純的態度,去做她自己真心想做的事 ,那是一種在「單純的信念」之下,所導引出「超乎自己和別人所能理解」的「動能」,就像 法拉第 在晚年曾寫道: 一個人面對任何獎賞、引誘,都不會因而改變自己該行的道路……,在我一生的光陰裡,我寧願更深地從事一些經常盤繞我心的問題,而不願佔住一個已經成功的領域,享受被人不斷恭賀的果實。 由衷地期盼能有更多人,和這個為了更好的明天而和「自己賽跑」的小女孩一樣, 耐心傾聽自我內在的聲音,發掘擁有的能量,踏踏實實走出自己的路 。 和自己賽跑的人 親愛藍迪我的弟弟 你很少贏過別人 但是這一次你超越自己 雖然在你離開學校的時候 所有的人都認為你不會有出息 你卻沒有因此怨天尤人自暴自棄 我知道你不在意 因為許多不切實際的鼓勵 大都是來自酒肉朋友或者遠房親戚 我知道你不在意 因為許多不切實際的鼓勵 大都是來自酒肉朋友或者遠房親戚 人有時候需要一點點刺激 最常見的就是你的女友離你而去 人有時候需要一點點打擊 你我都曾經不止一次的留級 在那時候我們身邊都有一卡車的難題 不知道成功的意義就在超越自已 我們都是和自己賽跑的人 為了更好的未來 拼命努力爭取一種意義非凡 的勝利 我們都是和自己賽跑的人 為了更好的明天 拼命努力前方沒有終點 奮鬥永不停息 人有時候需要一點點刺